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敏感的乾妹妹

时间:2018-06-18 我以前因为唸书无聊,所以常常在聊天室里打嘴炮。有一次网路乾妹妹突然告诉我说希望可以见面,并且要我当导游带她去吃吃我家乡的美食,事情就这样发生了……
电话中……
「哥,你说明天见面的时候,我要怎么穿才会让你比较好认出来啊?」
「干嘛?妳是因为太丑了,所以要戴面具是吗?」
「你白痴啊?我们是第一次见面耶!最好是你可以从火车站人群里把我找出来。」
「哈~~最肥的那个一定就是妳!」
「你想死喔……你到底要我穿什么啦?」
「妳想穿什么都好啊!妳到时候再打电话告诉我就好啦!」
「是吗?我以为你会希望我穿辣一点咧!」
「噗~~最好是这样啦!说得好像是我找妳来援交一样!如果妳非得要我选择的话,妳不穿衣服我会最开心。哈哈……但是我一定不会跳出来跟妳相认!」
「正经一点好吗?」
「好,正经点是吗?那我觉得妳穿什么都可以,就是唯独不能穿迷你裙。」
「为……为什么?」
「因为这样会让我以为妳是要故意勾引我,所以我会不小心把妳载到荒郊野外给吃了!哈哈……」
「最好是你有那么容易勾引齁~~」
「这是真的!我之前遇过一个网友,我们都前戏了喔!但是她却打死都不肯把裤子脱掉。」
「为什么?」
「因为她说:如果我要跟你上床,我会穿迷你裙!但是今天我穿的是裤子,不好意思啦!」
「哥,她一定是在耍你的!」
「对啊!我也有这种感觉。结果慾火焚身的我只好躲进厕所里自己解决。」
「喔喔……你们怎么前戏的啊?还慾火焚身咧!」
「啊……就是她一直搔我痒啊!」
「呃……就这样?」
「还有,她也有摸我奶头啦!」
「是喔?这样你就会慾火焚身喔?」
「呿~~问那么多干嘛?我可以合理地怀疑妳真的是想要勾引我喔!」
「你……你不要想太多喔!我是真心把你当哥哥的。」
「好啦!好啦!那我的乖妹妹,妳要怎么样才会慾火焚身啊?」
「喂~~刚刚不是才叫你不要想太多吗?」
「哈!你刚刚问那么仔细耶!我就不能问一下喔?」
「要……要你管!」
「公平一下咩!跟我说啦!快说~~」
「我……我是只要有人摸我的腰,我就会……就会想要了……哎喔!先说好喔,明天你不准碰到我!」
「呿……最好妳就不要穿迷你裙出来,要不然我定会把妳带到野外吃掉!」
「不……不能在汽车旅馆吃吗?」
「喂!妳不是叫我不要碰妳?」
「哈哈……随便问问的啦!反正我不会给你有机会胡思乱想的。」
「来不及了,我现在已经在幻想妳被我搂住然后玩弄的样子了。」
「欸~~你很色捏!反正明天我一定会穿裤子,不会给你机会乱来的。」
「哈……那样最好!」
*** *** *** ***
隔天见面后。
……
「喂~~不是说妳会穿裤子出门吗?」
「大哥,你嘛帮帮忙!今天37度耶!你要我热死啊?」
「那妳现在是在引诱我就对啰?」
「呃……你想太多了!完全是因为今天太热了。」
「好啦!不开妳玩笑了……刚刚吃的那些东西好吃吗?」
「嗯嗯……不错喔!只是现在肚子好像有点怪怪的耶!」
「嘿嘿……迷你裙加上妳肚子不舒服,那不就是说妳想去汽车旅馆休息?嗯嗯……妹啊,我真的觉得妳今天是在诱惑我喔!其实妳就是这个意思吧?」
「诱惑你的头!我的意思是,妳老妹我现在要去上厕所~~」
「开玩笑的啦~~我在开车耶!妳在我耳边大喊,这样很危险耶!」
「哼~~谁叫你不正经!刚刚吃饭的时候还看你蛮帅的,但是我现在发现,你根本就是一只淫虫!」
「那妳还要跟一只淫虫出门?我很危险的喔!比如说,路过加油站的时候,我会故意不停车让妳上厕所。嘿嘿……」
「没差……如果你不介意老妹我在你的车上把屎把尿的,你就根本不用找加油站了!」
「呃……我介意!」
「哈~~怕了吧?快点,前面那个加油站让我下车。」
良久过后……
「呼~~你妹的形象都被你破坏光光了。」
「最好是我有逼妳把屎把尿的啦!」
「哼!算了,不跟你计较了。你上次说有个可以看夜景的地方在哪里?」
「不要去了啦!那里很少人去,基本上那是一个适合车床族的人去的,而且妳穿迷你裙耶!」
「少来!那是既定行程,不准更改。反正你不要碰到我就对了。」
「好啦!好啦!刚刚吃饭的时候牵妳的手,不也算是碰到妳了?就没有看到妳咿咿喔喔~~」
「我昨天晚上说的是腰耶!干嘛把我说得好像很淫蕩一样,全身都是敏感带的咧?」
「呵呵~~我没有这样说喔!是妳自己说自己淫蕩喔!好了,我们到了,下车吧!」
「喂……真的假的?这里怎么这么暗?路灯呢?会不会有阿飘?」
「喂喂!妳在怕什么啦?我刚刚不就跟妳说,这里是车床族的人才来的地方吗?而且这里是庙宇的停车场喔!不会有阿飘的。」
「所以你就故意带我来这里啰?」
「等……等一下!刚刚是妳说这里是既定行程耶,妳不是说非来不可吗?」
「哼!人家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就是这么邪恶呢?对了,我们要在哪里看夜景啊?」
「哈哈……就像现在这样躺在引擎盖上不好吗?妳说我很邪恶,我整路都没有摸过妳的腰好吗!妳冤枉我,所以妳就认命地让我摸一下腰吧!嘿嘿……」
「啊~~你在摸哪里?啊啊……停下来,不可以摸我的腰啦~~」
「喔喔……妳不是说我很邪恶吗?我现在做邪恶的事情,很正常啊!」
「哥~~不要玩了啦!啊~~手拿开啦!人家会受不了啦!停下来……」
「嘿嘿……暂时放过妳!妳老哥我可是纯洁得跟白纸一样的咧!」
「呼~~呼~~你很坏欸!不是说好不可以摸我……还让人家差一点就出来了咧!」
「啥!?我才仅摸摸妳的腰而已耶,妳就说妳差点要高潮了?妳当我是处男啊?」
「真的啦!人家比较敏感,就是很容易高潮的那种啦!」
「哇!那岂不做没几下就不行了?妳以前的男朋友是因为这样分手的吗?」
「去死~~他们都是因为与我个性不合分手的好吗?我虽然很快就高潮了,但是我可以高潮很多次啊!」
「不可能吧?妳刚刚的叫声那么嗲,他们捨得跟妳提分手?」
「好啦,我承认有两个是因为……我会潮吹……他们说会喷尿很噁心!」
「喔喔……那还有另外三个呢?」
「因为……」
「说啊~~」
「因为他们嫌我叫太大声了。」
「妳骗人!每个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晚上淫蕩一点吧?」
「但是……但是我是叫到连汽车旅馆的柜檯都在抗议说我叫得太大声啊!」
「妳唬我的吧?」
「骗你干嘛?又没有好处!欸~~」
「干嘛?」
「把衣服捲起来,换我玩你的奶头。」
「噗~~咳!咳咳!我看妳今天根本就是準备好好地想让我吃吧?」
「屁啦!是你自己刚刚不遵守约定乱摸的耶~~」
「哈……我上衣脱掉了,靠过来点,我想继续摸摸妳的腰。」
「嗯……」
「嘶~~好舒服啊!等等,不要用吸的,我比较喜欢用舌头去舔的……对!对!就是这样,啊啊~~不错喔!妳的舌头挺灵活的嘛!」
「哥~~你摸重点嘛!你摸得让我好想要喔!嗯~~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啦!啊……啊……哥抱住我,我快出来了……」
「呵呵……想出来吗?妳乖乖地继续舔我的奶头!来,妳先把左脚跨到我的腰上来,让我好好地玩玩妳淫蕩的屁股,今天看到妳的时候,我就很想要从背后狠狠地插妳了。」
「哥,我想要啦!啊~~啊~~对,用指甲轻轻的刮我的屁股……妹要出来了啊~~啊?不……不要停下来啦~~哥,继续玩我的屁屁,妹快要出来了……让我出来啦~~」
「乖,继续舔我的奶头,等等我满意了,我会奖赏妳的,我会让妳从妳淫蕩的屁股得到高潮的。」
「咿~~哥,停下来~~停下来啊!不是那里啦……后面很髒啦~~不……不行了……嗯嗯~~呜呜呜……啊啊啊啊……要出来了……要……出来了……出来了……啊~~」
「我……我的裤子……我的天啊!妳还真的潮吹咧~~妈的!妳这淫蕩的女人,妳替我把裤子脱了,然后自己坐上来!」
「好……好的!哥~~你会不会讨厌妹这样子?」
「呵呵!怎么会呢?我爱死妳这种淫蕩的样子了!快,自己坐上来!等等,妳的裙子不要脱,这样比较性感!还有,妳把上衣拉起来,我要玩妳的奶子。」
「嗯嗯~~哥,摩擦妹妹的小豆豆舒服吗?喔齁~~不要乱动嘛……嘻嘻!哥你想要了吧?嗯……妹……妹也好舒服喔!要……要进去了喔……嘶~~哥,你的好大喔!嗯嗯~~妹又……又要出来了……呜呜……呜~~」
「天啊!妳真的很敏感耶!才坐下来而已,妳又出来了?」
「对……对~~妹又出……出来了!啊~~啊~~轻……轻一点,妹的奶子好爽……好爽……啊~~」
「哎!等……等一下!掯,妳潮吹了吗?等等啦~~妳的屁股不要抬起来。妈的!妳喷到我的脸了~~」
「哥……哥,对不起,妹帮你擦喔!哥,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淫蕩、很贱,不喜欢我了?」
「靠,今天就当作是洗车了!妳给我从我身上下来,趴在引擎盖上!妈的,我爱死妳这淫蕩的身体了,我要从妳的背后肏妳,快点!快点把妳的屁股给我撅起来!」
「啊啊啊啊~~慢……慢一点~~哥,这样妹会受不了啦~~哥,你抓我的肩膀啦……抓肩膀啦~~啊啊啊啊啊~~不要……不要抓人家的腰啦……会出来啦……呜呜~~不要~~」
「喝……喝喝~~妳这个淫蕩的母狗,妳根本就一直想要让我肏妳吧?我肏死妳!肏死妳……」
「呜呜呜呜~~停下来啦……啊啊~~人家又要受不了了啦~~不行了……人家不行了……哥~~我又要来了啦……啊~~啊啊啊~~」
「呼~~妳夹得我好……好紧!掯~~我要射了,我也要射了……」
「不可以……不可以~~哥,不要射在里面……不行啦!求求你……妹帮你吸出来~~啊啊啊啊……哥,快点拔出来啦~~又到了……又~~又要出~~出来了……」
「射了……我要射了……肏死妳!我射死妳这个淫蕩货……」
*** *** *** ***
电话中……
「哥,你最近都没有联络,你会不会想我?」
「会啊!妳什么时候有空?这次我听妳的,我带妳去汽车旅馆,然后把妳吃掉!」
「我都有空啊!嘻嘻!哥,我想了很久,我可不可以不要当你的妹妹了?」
「为……为什么?」
「因为啊~~因为我想要当你的女朋友啊!嘻嘻……」
「可是,女朋友这个位置,已经有人坐了喔!」
「……」